經典案例

下列文章為本團隊執行之經典案例摘述

萬大與台中發電廠生態環境保育及展示之整合規劃研究 臺灣大豆復育計畫

張貼者:2013年1月16日 上午1:53觀察家生態顧問有限公司   [ 陳姿言 已於 2013年3月30日 下午7:36 更新 ]

         萬大與台中發電廠生態環境保育及展示之整合規劃研究 臺灣大豆復育計畫

一、緣起及目的

 依據萬大電廠擴充暨松林分廠水力發電計畫環境影響評估調查結果,計畫區範圍內發現有稀有植物臺灣大豆之族群,評估施工期間可能對臺灣大豆族群量造成影響,因而研提臺灣大豆復育計畫,期藉由異地復育的方式,保存臺灣大豆基因庫及族群。並期盼藉此復育計畫,做為稀有植物移地復育之典範,未來萬大電廠臺灣大豆復育區可望成為臺灣大豆種源中心以及推廣教育園區,並供鄰近地區相關植生工程栽植使用。

二、臺灣大豆的重要性

 大豆為世界性的重要糧食之一,含有高量蛋白質及油份,用途廣且栽培適應性廣,相較於其他豆類作物,其播種、栽培管理、收穫及儲藏等作業均非常便利,並且生產作業已可高度機械化。因此無論在國內外糧食安全考量、輪作制度之施行或農業生態之維護等方面,大豆在世界農業發展上擔任非常重要之角色,因此大豆種原保存及調查有其絕對的重要性。

 大豆各類品系中,野生大豆是最受各國重視的遺傳資源,主要為野生大豆含有許多符合人類需要的重要基因。歸納其重要性如下:

1. 野生大豆具有高蛋白性—野生大豆平均蛋白質含量比栽培大豆高出約5個百分點,有些品種甚至高出15百分點。這種高蛋白特性正是人類未來高蛋白育種最需要的性狀。

2. 野生大豆具有多花多莢特性,種子繁殖係數高等高量產特性。

3. 野生大豆有很強的環境適應能力,對不良生育環境表現出很強的抗性,包括對病蟲害的抵抗性。以美國大豆為例,1954年大豆孢囊線蟲病危害並迅速蔓延,使大豆生產大幅下降,最後在中國引進野生大豆找到抗大豆孢囊線蟲病的品種,挽救了美國大豆的生產。

4. 在野生大豆中可以篩選出人類需要的特殊性狀基因。以對人類有益的亞麻酸為例,野生大豆比栽培大豆高出約15個百分點,這些特殊性狀基因可開發特用商業品種,另外還有許多優良的基因都可以在野生大豆中找到。

 在臺灣,臺灣大豆即臺灣原生之野生大豆,分佈於臺灣的中、北部地區,為大豆在野外的重要種源。然而由於其棲地多受到人為的開發破壞,野外族群日漸稀少,2003年臺灣大學植物學系出版的Flora of Taiwan VI (2nd),已將本種植物列為第三級特稀有植物。因此無論就保存野生大豆遺傳資源的重要性或臺灣大豆本身的稀有性,都有必要對本種植物加以保護及復育。

 大豆各類品系中,野生大豆是最受各國重視的遺傳資源,主要為野生大豆含有許多符合人類需要的重要基因。歸納其重要性如下:

1.野生大豆具有高蛋白性—野生大豆平均蛋白質含量比栽培大豆高出約5個百分點,有些品種甚至高出15百分點。這種高蛋白特性正是人類未來高蛋白育種最需要的性狀。

2.野生大豆具有多花多莢特性,種子繁殖係數高等高量產特性。

3.野生大豆有很強的環境適應能力,對不良生育環境表現出很強的抗性,包括對病蟲害的抵抗性。以美國大豆為例,1954年大豆孢囊線蟲病危害並迅速蔓延,使大豆生產大幅下降,最後在中國引進野生大豆找到抗大豆孢囊線蟲病的品種,挽救了美國大豆的生產。

4.在野生大豆中可以篩選出人類需要的特殊性狀基因。以對人類有益的亞麻酸為例,野生大豆比栽培大豆高出約15個百分點,這些特殊性狀基因可開發特用商業品種,另外還有許多優良的基因都可以在野生大豆中找到。

 在臺灣,臺灣大豆即臺灣原生之野生大豆,分佈於臺灣的中、北部地區,為大豆在野外的重要種源。然而由於其棲地多受到人為的開發破壞,野外族群日漸稀少,2003年臺灣大學植物學系出版的Flora of Taiwan VI (2nd),已將本種植物列為第三級特稀有植物。因此無論就保存野生大豆遺傳資源的重要性或臺灣大豆本身的稀有性,都有必要對本種植物加以保護及復育。

國有林班地區域野生動物道路致死調查及改善對策探討[11043]

張貼者:2013年1月15日 下午11:44觀察家生態顧問有限公司   [ 已更新 2013年1月16日 下午7:44 ]


國有林班地區域野生動物道路致死調查及改善對策探討

Wildlife roadkill survey & impact mitigation in National Forest Area

委託單位: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

執行單位:觀察家生態顧問有限公司

研究主持人:蘇維翎 協(共)同主持人:劉威廷

研究人員:呂嘉耘、林煒筌、張毓琦、許永暉、陳姿言、陳柏豪

陳郁屏、鄭偉群、鍾昆典

中華民國 101 年 11 月 27 日


中摘

本計畫為二年度計畫,總目標包含從地景和破碎化等因子進行較大尺度的敏感程度評估,分析區域性林道上道路致死課題,建立先期評估模式,並針對林務局所轄國有林範圍內的野生動物道路及周邊排水設施致死課題進行調查分析,根據調查結果找出野生動物道路致死敏感區段,並提出改善減輕的相關對策。第一年已完成初步的國有林班地內的林道道路致死敏感程度評估,並參考道路管制情形、林道通行狀況、既有景點設施等因子,挑選已知有道路致死課題的桶后林道、大雪山林道、宜專一線與翠峰林道等4條林道進行調查,記錄種類、數量、分布里程、周圍環境因子並分析熱點分布情形。第一年調查共記錄了2519筆的哺乳類、兩棲類、鳥類與爬蟲類道路致死紀錄,以兩棲類(1825筆)與爬蟲類(590筆)佔較多數,而保育類物種則記錄到18種81隻,以蛇類為主(11種54隻)。利用地理資訊系統(ArcGIS 10.0)與熱點顯著性檢定工具(Hot Spot Analysis, Getis-Ord Gi*)分析顯示,道路致死最為顯著的類群以溪流蛙類(梭德氏赤蛙)最高,在時間與空間分布上均有顯著高峰,地點主要位於桶后林道與大雪山林道。此外,本計畫第一年度亦蒐集了國內外關於道路致死生態課題的野生動物受影響案例、可能影響因子、調查系統建置、改善措施評估或指南等相關文獻,並參考相關內容,擬定第二年度建議辦理方向與其他建議項目,提供主辦單位作為本課題的對策參考。


關鍵字:道路致死調查、熱區分析、林道、道路結構、道路生態


英摘

The first year of the two-year project of roadkill survey of the forest roads was focused on evaluating and identifying the main issues that may impact the wildlife. We started from a landscape-level approach concerning all forests in the mountainous area and built a spatial analysis that predicted areas of high ecological sensitivity (i.e. high risk of animal mortality) according to species diversity and habitat quality. Four roads of high ecological sensitivity, including Tunghou, Tahsueshan, Yi-Zhuan First and Cui-Feng Forest Roads, were then chosen and a year-round roadkill survey were conducted to investigate the spatial distribution and potential factors of roadkills along each road. The location, species, maturity and number of animal mortality were recorded by GPS digital camera. The topography and land use beside the road was processed using ArcGIS 10.0 as environmental factors. The major road structure elements (including different types of fences, walls, and ditches) were recorded from field survey as road factors. We used both kernel density estimation and the Getis-Ord Gi* spatial clustering statistic to assess roadkill hot spots. The year-round survey on four roads recorded a total of 2519 roadkills (87 species), including 51 mammals (2.0%, 13species), 53 birds (2.1%, 17 species), 590 reptiles (23.4%, 46 species) and 1825 amphibians (72.4% 11 species), among them 81 were protective species (18 species) and 51 were snakes (11 species). Roadkill of river-breeding frogs had the highest number and was highly clustered seasonally and spatially on both Tahsueshan and Tunghou Forest Roads. Sections of the highest mortality and species diversity were listed as candidate sites for mitigation measures. The road and environmental factors were processed and stored in the form of geo-database for further analysis on the second year.


KEY WORDS: roadkill analysis, Getis-Ord statistic, Forest Road, road engineering, road ecology





農村生態基礎指標監測示範暨植生營造推廣計畫 [12004]

張貼者:2013年1月15日 下午9:43觀察家生態顧問有限公司   [ 許書豪 已於 2014年2月24日 下午6:55 更新 ]

計畫名稱:農村生態基礎指標監測示範暨植生營造推廣計畫

委託單位: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水土保持局


一、農村綠覆率分析

本計畫以民國100年度通過且核定之67處農村再生社區為監測對象,辦理社區綠覆率與建成地變遷評估,利用NDVI分析方法進行社區民國94年至99年之綠覆率與建成地變遷評估。

研究結果顯示,多數社區之建成地增加並不明顯,除社區內近期有新起的觀光景點或較大型的開發案,則有較明顯的變化。

而農村社區綠覆率變遷情形較為明顯,增加區域之原因主要受植生演替、造林及整治工程影響;綠覆率減少區域之原因,主要受河床沖刷、坡地開墾、建地開發及崩塌等因素影響。


二、環境指標分析

本計畫挑選新竹縣關西鎮東山社區、桃園縣龍潭鄉三和社區、苗栗縣頭份鎮流東社區、台中市新社鄉中和社區、南投縣水里鄉上安社區、南投縣國姓鄉南港社區、台南縣白河區竹門社區、台東縣池上鄉萬安社區、花蓮縣光復鄉大和(豐和)社區、花蓮縣瑞穗鄉富源社區等10處社區作為示範社區,進行小尺度的基礎環境指標觀測分析,指標項目包含水質、空氣品質、微氣候、指標生物及友善農業指標。

環境指標應涵蓋農村的三生功能──生活、生產、生態,以供農村整體生態環境提升之依據:

   生活:有乾淨的水質、舒適的微氣候及清新的空氣品質才有良好的生活環境,因此採用水質、微氣候及空氣品質指標,作為瞭解農村生活環境品質的現況與變化的指南。

   生產:生產環境是農村主要的經濟區域,生產環境常因單一種植、砍伐、耕犁、施藥、肥料等人為干擾頻繁,導致食物安全、環境汙染及生物多樣性低等問題。為建立環境友善的生產環境,水保局首次建立「友善農業指標」,鼓勵農村建立生產安全兼顧生態價值的健康農業體系,如增加社區有機農地面積比例、營造綠籬、保護田間重要生物、維持土質或砌石田埂/水圳構造等。

   生態:指標生物可反映生態環境的品質,目前國內外指標生物以魚類及水生昆蟲的最為完善,其可反映農村社區內之溪流水質。因此優先採用魚類及水生昆蟲來了解溪流生態。

 

整體而言,農村擁有良好的空氣品質、水質及舒適的氣候,而指標劣化區多發生在溪流工程施工導致懸浮微粒增加、廢水排放至溪流、慣行農法普遍、外來強勢種入侵等區域,為農村目前需關心的生態環境議題。

藉由「環境指標」發掘農村劣化原因,能有效找出提升農村整體環境品質的方向與原則。

 

電子報、專欄:

農村再生,生什麼?─ ─ 談生態友善農業

http://e-info.org.tw/node/85872

1-3 of 3